星期二, 11月 30, 2021
未分类

丝瓜app扫码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又要她帮自己洗澡……

怎么感觉那么的难为情呢?

而且……以前想吃,是克制自己不能吃。

现在就算给自己吃,他也行动不便,还需要继续磨炼一段时间。

这洗澡根本不是艳福,而是……折磨。

“安叔来就好了。”

“是不是打算让安叔给洗一辈子?那娶他就好了,娶我做什么?”

她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安叔笑了笑:“许小姐说的对,先生,们是未婚夫妻,都同居一年了,就不要客气了。洗个澡而已,我就不跟许小姐抢活了。我应该打扫家务,料理园圃,先生的身边事,就有劳许小姐了。”

“放在我身上,就放心吧。顾老三,也真是的,别什么事都麻烦安叔,安叔年纪也大了。”

顾寒州满头黑线,不悦的看向安叔。

洋娃娃甜美少女丸子酱洛丽塔公主房写真图片

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吗?

这万一有反应了,难受憋屈的还不是自己吗?

安叔看着自己长大的,怎么能把他往火坑里推呢?

许意暖推着他下楼吃饭,吃完饭就把他推回了卧室,给他放水洗澡。

她试了下水温刚刚好,道:“我帮脱衣服,以前都是帮我洗澡,现在风水轮流转,到我给洗澡了。也别害羞,我该看的都看过了,我一个女孩家不害臊,害臊什么?”

“这样反而是我扭扭捏捏了?”

顾寒州无奈的说道。

“不然呢?”

“许意暖,知道到嘴的鸭子吃不到,是什么感觉吗?”

他摇头苦笑的说道。

她根本不知道他憋了一年,憋得有多辛苦。

他真怕自己憋出病来,现在竟然还要帮他洗澡,这不是诚心刺激他吗?

她闻言,面颊红了红,道:“顾寒州……现在是不是特别没有安全感啊?”

“怎么说?”“是不是怕自己残疾,我会不喜欢,去找别的男人啊?”她认真的说道:“如果有这方面的顾虑,可以告诉我……如果,没有安全感的话……可以,可以要我的,反正我迟早是的。我不希望因

为双腿不便,让有任何不好的心理。”“我认识的顾寒州是英勇潇洒的,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。是……大英雄!我不想看到任何狼狈倦怠的样子,虽然表现的比我还淡定,但我知道心里肯定也有苦,不可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一点感触

都没有。”

“我不如坚强,我会把感情流露在脸上,可是心思内敛,对我又是报喜不报忧,我怕憋在心里不舒服。”

她蹲下身子,小手轻轻放在他的膝盖上。

“顾寒州,想要我吗?”

她抬眸,眼睛亮晶晶的,是那么璀璨,就像是九天之上的星辰一般,是那样耀眼。

顾寒州听到这长长的一段话,心头狠狠一颤。

他怜惜的抚摸她的小脸,道:“不能走路后,我的确想了很多,但没有那么消沉,因为我深知自己的责任。”“我没有不安,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拴住。我的确很想让留在我身边,恨不得寸步不离,将牢牢锁定在视线范围内。我想霸占,但……不是用身体这种手段。我并非君子,也不是柳下惠,我很在乎

,所以我会理性的克制自己,明白吗?”

“就不怕我跟别的男人跑了?”

“不怕,要是敢跑,打断双腿,跟我做一对断腿鸳鸯。”

他勾起唇角,轻描淡写的说道,声音很是轻快。

“额……”

许意暖顿时哑然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这话……没法回。

不过她倒是想到了另一句话。

喜欢是放肆,而爱……是克制。

她想,这辈子自己是真的找对了人。

但愿一生一世一双人,生生世世两不离。

她点了点头,道:“只要不倒下,我就不会倒下!”

“我不会倒下的,我若倒下了,谁来保护?”

“那一定要好好的,保护我一生一世。”

“好。”

短短一个字,铿锵有力,敲打人心。

很快,她帮他把衣服脱了干净。

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身体了,但再见还是面红耳赤。

昨天是安叔帮忙洗澡的,在医院也有姜寒照顾擦拭身体。

她来洗澡,还是头一遭。

她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。

她赶紧缩回了目光,觉得全身的血液好似都冲到了头顶,让她都轻微耳鸣起来。

她的耳朵有些不好,每次紧张充血的时候,都会嗡嗡作响,这是后遗症。

顾寒州见她害羞的不成样子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这就不好意思了?不是要给我洗一辈子的澡吗?”

“谁……谁害羞了,我……我是被丑到了。真丑……丑的无法直视!”

她结结巴巴的找理由。

顾寒州闻言,一张脸瞬间阴沉下来了。

丑?

她就这么形容的?

这可关系到她下半辈子的幸福,她竟然嫌弃丑?

“许意暖,会为这话付出代价的。”

“怎么了?长得丑还不能让人说了?”她满是嫌弃的说道。

“现在我不跟计较,等我们结婚了,我会在床上慢慢教会道理的。”

“额……”

一言不合就开车。

“等我们上床……还早得很呢……还要等到明年的八月底呢!”

“很快的。”

他眯了眯眼眸,恨不得时间飞快流逝。

这小丫头胆子太大了,一定要好好教育一番,不然她就要无法无天了。

洗澡的时候很尴尬,因为许意暖根本不敢看他的身子,眼睛一直盯着地板,小手拿着毛巾胡乱擦拭着。

擦完上半身,擦下半身……

她好像碰到了什么。

软乎乎的……

“够了。”

就在这时,顾寒州捏住了她的手腕,语气沉重的不得了。

她停下了动作,抬眸看去,只看到了……

怎么……

怎么站起来了?

她呆愣愣的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“再这样下去,就要擦枪走火了。我自己来吧,在外面等我就好,我洗好了会叫的。”

他声音低沉沙哑,沾染着欲望。

因为压抑的缘故,声音厚重的不像话。

她面色涨红,耳根红的仿佛能沁血。

她立刻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
卫生间的门一关上,她就开始大喘气。

她以前没和顾寒州在一起的时候,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可自从决定跟他过一辈子后,她经常关注两性话题。

她看到不少已婚妇女发帖子,说男人那方面越强,夫妻生活越和睦,女人越是离不开男人。

她每每看到都羞耻的不得了,可还是浮想翩翩,忍不住猜测顾寒州那方面怎么样?她以后的生活是和谐,还是……不和谐呢?

Tagged
Back To Top